变天以后,咱国会不会出现军阀混战或者耄二世再现?

有关中国时事政治,社会现象之分析批判。

版主: 高隐

周明河
帖子: 38
注册时间: 周日 9月 18, 2016 8:34 am

变天以后,咱国会不会出现军阀混战或者耄二世再现?

帖子周明河 » 周三 3月 22, 2017 3:52 am

刚才在百度贴吧闲逛的时候,发现一个哥们说中国变天以后很可能要像南斯拉夫那样分裂为几个小国,且相互之间很可能要互相争战。

这类的论调往往出现在五角们那里,用以恐吓无知的小民们。不管贴吧这位哥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我当即反驳道:“变天之后军阀混战是不可能的,虽然不可避免短期有点局面混乱。这取决于技术发展程度与经济发展程度:第一就是说武器太厉害,军队分工也太细密,根本没有军阀存在的空间;第二就是市场决定了人心,人心决定了稳定,这就像全球化时代大国之间分工协作与互惠互利的加强一样,中国经济不是冷战时期的苏联。”

【1】

这里我们不妨先简要说说中东某些国家或者民国时期的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军阀混战的不堪局面呢。

首先说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包括南斯拉夫)这类国家,他们原本就存在非常尖锐的教派、种族冲突,在一个铁血的独裁政权的强压时期,这些矛盾暂时没有那么明显了。

而一旦变天之后,原有的强力政权被打垮,教派、种族冲突开始浮出水面,尤其是极端主义泛滥开来——伊斯兰中的极端主义,目前是人类和平的一个巨大的威胁(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极端主义,也曾是人类世界的巨大威胁,走到哪里,哪里就血流成河)。此时,由于西方国家的某些错误或幼稚,及像俄罗斯这些不怀好意的外国势力的介入,导致这些中东国家战乱不息。

民国时期的中国,冲突首先是在孙文所领导的革命党势力、反袁称帝的力量及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势力之间展开的,后来则主要是北洋内部各派系之间的角逐,再后来又是所谓“北伐战争”(当时称为“南北战争”)、国民党新军阀混战,以及中日战争及国共内战。可以说整个民国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中国人在那个时代确实是饱受了战乱之苦。

导致民国时期混战不止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首先就是国、共这两个先后出现的革命党打天下、坐天下的激进主义路线,然后就是各种军阀内部的权力倾轧。当然那个时候国际环境也不好,美国这种较为和平的、积极的要素一直就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相反苏联、日本这两个坏因素却起了很大的作用。

【2】

在今天的中国,教派的、种族的冲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是边疆地区可能存在一些极端主义势力乃至于种族冲突,但中国一旦民主化,边疆地区的自由程度必然也要大幅提高,他们没有必要一定要和中央死磕,谈判的空间很大——就像达赖说的,西藏地区并不谋求独立。

然后就像我前面所指出的,中国不仅是一个大国,而且还是一个有核武器、核设施的大国,一旦出现混战局面,就是不动用核武器,常规武器也是非常厉害的。一旦中国发生大规模内战,各国只有出来调解的份儿,绝不敢出来加油添火,毕竟战争一旦失控,将危及整个人类——就是难民潮他们也受不了!

目前中国政府这样腐败,军队这样腐败,年轻一代又是手机、电脑的拥有者,你能相信哪个肯做炮灰去吗?而且大家注意,自从鸦片战争尤其是太平天国以后,晚清也一直是战乱不息,很多人对于和平倒不那么习惯呢。

【3】

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程度已经很高了,分工协作的程度已经很高了,不但国内,对于国际的依赖也是很高的。

虽然中国目前还是一个半市场经济,可是一旦资本主义要素出现,它必然就会衍生出有利于它发展壮大的“扩展秩序”,即民主、法治。经济基础决定了中国未来的方向必然是民主、法治,不然中国只能回到朝鲜状态——但就像我此前说过的,朝鲜也是苏联、中国先后供养的,中国一旦“朝鲜化”,根本没有人供养,也供养不起!

目前虽然出现了所谓反全球化浪潮,但这个跟世界市场的发展总趋势关系不大。全球化更多的只是分工问题,但是世界市场是必须的,中国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

在未来,根本没有哪个国家有那么大能量来干涉中国,那些中东国家也都是一些小国。而且任何人也不可能让中国分裂,这就是民心,不要说市场,就是问问一般人是否愿意让台湾独立,恐怕也没几个人答应。

变天之后的参照,其实还有突尼斯这种国家。突尼斯在颜色革命之前,经济发展程度跟中国差不多,变天之后也很快就走上了正轨,虽然也是国际、国内各种积极因素努力的结果。我有时候觉得,像中国这种状态,还是经济基础会起到决定作用,中国不可能像解体后的俄罗斯(政治、经济一直没有步入正轨),更不会像伊拉克等国。

无论如何,我是相信中国变天以后即使有一定程度的混乱,也绝对达不到所谓“军阀混战”的程度的。


补充几句:
孙文和老耄的出现和上位,不完全是中国自身的因素,如果没有日本及苏俄的干扰因素,他们的所谓“成功”就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20世纪前半期的国际环境也是非常糟糕的,中国的救亡(追求富国强兵)的意愿是非常强烈的,所以最终可以给激进主义与超激进主义提供一定的市场——而现在完全不可能了。

因此说即使中国变天以后会出现类似普京式的人物,也完全不可能出现耄式的人物——而按照中俄两国的不同国情,普京这种人在中国也不太可能有市场。


       【周明河即兴草于2016年11月2日下午】

回到 “中国社会”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