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秦始皇以来,中国果真“暴发了无数次革命”吗?

有关中国时事政治,社会现象之分析批判。

版主: 高隐

头像
结构
帖子: 107
注册时间: 周六 9月 17, 2016 5:49 pm
联系:

李悔之:秦始皇以来,中国果真“暴发了无数次革命”吗?

帖子结构 » 周四 9月 22, 2016 4:40 am

作者:李悔之


早上起来,在一个微信群中,看到人们又在议论革命论题。其中一位十分担心当下某国会暴发底层革命的人说:“秦始皇以来中国暴发了无数革命,每一次革命都给生产力带来极大的破坏,每一次革命不但没有促进社会进步,而是带来倒退。其至是大倒退!“

多少年间,在网上几乎每天可看到有人在谈论革命话题。

自辛亥革命以来,百年中国再也找不到比“革命”对国人影响更大,触动心灵更深的词汇了。尢其是“新中国”成立之后的1949至1976之间,革命话语更是渗透到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隔三差五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揭判、揪斗各种形形色色的“反革命分子”;举国上下,“革命标语”、“革命口号”、“革命歌曲”、“革命大字报”、“革命大批判专栏”铺天盖地。更有甚者,在“文革”期间,连省、市、县、镇、村一级政权也统称为“革命委会员”,其成员是“革命干部”、“革命群众”、“革命小将”……其对立面是“反革命集团”、“历史反革命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反革命家属”……

百年中国,再也找不到比“反革命”一词对国人伤害更大的命词了——自1927年国共分裂始,从江西中央苏区打“AB团”到鄂豫皖大肃反;从“解放”初期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到“胡风反革命集团”事件;从1957“反右”到十年“文革”;从“刘少奇反革命集团”案,到“林彪反革命集团”案再到“四人帮反革命集团”案……究竟有多少人死于“反革命”罪,究竟有多少人因“反革命”而跌入苦难深渊,恐怕只有天知道!

“革命”与“反革命”,成了中国难于逃逃的百年梦魇。之所以如此,乃革命话语权长期被任意扭曲之恶果——自清末革命党兴起以来,百年中国史,是一部代表不同政治利益集团政党争夺革命话语权的历史——清末民初,革命与自由、民主、解放、新生等词汇一样,被启蒙家建构成一种崇高的、神圣化的主流政治文化。而率先高举革命大旗的“中国革命同盟会”一度独掌革命话语权。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等粗糙的革命口号。得到不少国民的响应。

到了1921年之后,高举“国民革命”大旗的国民党与高举“无产阶级革命”大旗的共产党开始争夺革命话语权——国共两党都主张革命,反对改良;都认为革命是使国家走向统一和繁荣富强的根本手段;都运用华丽的意识形态话语争取民心。面对这一情况,国共两党的革命家都意识到:谁垄断了革命话语的解释权,谁就掌握了主动权——就可以宣布对方是反革命,就可以剥夺对方的合法性,进而削弱对方、消灭对方。于是,争夺革命话语权就在所难免。

1927年初后,国共两党革命话语权的争夺日趋激烈——1927年2月19日,先后被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宣布为“反革命”的蒋介石在南昌总部特别党部成立大会上演讲时郑重宣告:“我只知道我是革命的,倘使有人要妨碍我的革命,反对我的革命,那我就要革他的命。”

到了“蒋汪合流”之后,革命话语权的争夺战更日趋白炽化——国共彼此都将“革命”与“反革命”建构成正义与邪恶的水火不容的两极;都极力用最意识形态话语将自己装扮成革命的正宗,用妖魔化的语言将对方丑化为反动派、革命的敌人。自此之后,革命与反革命,成了一对你死我活、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

革命话语权之争不但存在于不同政党间,同一政党不同派系也如此——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邓老爷子被打倒时,有两个共同的罪名就是“反革命”、“企图复辟资本主义”。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用“反革命”罪名将刘少奇、林彪、邓老爷子打倒,主张“不断革命、永远革命”的“四人帮”被打倒后,也被定性为“反革命阴谋集团”、“企图实行反革命复辟”(参见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公报)。

六十多年间,在教课书中,在主旋律话语体系里,不但将“国家政权从一个阶级手里转移另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革命”认作革命的正宗,甚至将陈胜、吴广以来中国两千多年间发生的无数旨在“杀去东京、夺了鸟位”;“革命”之时滥杀无辜,“夺了鸟位”后只是城头上换了一面“大王旗”的底层造反也定性为“革命”——“农民革命战争”。而真正意义上的革命:英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俄国二月革命、中国辛亥革命,则被贬之为“由资产阶级领导的,以建立资本主义社会和资产阶级专 政的国家为目的资产阶级革命”。

令人遗憾的是:官方教课书和官方话语体系如此,纵然是一些令人尊敬的前辈学者也如此。如李泽厚在《思想史的意义》一文中便说:“‘革命,可说是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主题:辛亥革命、1927年的‘大革命’、1949年革命、1966年‘文化大革命’,不过其荦荦大者。”

在《告别革命》一书中,李泽厚、刘再复不但便将辛亥革命与“1927年的大革命、1949年革命、1966年文化大革命”相提并论。并“一分为二”地评论“1927年的大革命、1949年革命、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方面指出这些革命带来的惨烈代价和无数后续灾难,一方面又认为它增强了人们的“平等、集体、社会正义等观念”,因而“是革命的好遗产,可以继承和发扬!”……

“一分为二”地评论“1927年的‘大革命’”、“1949年革命”、“1966年‘文化大革命’”,尤其是将极为有害的集体主义也认定是“革命的好遗产,可以继承和发扬!”是李泽厚、刘再复《告别革命》一书最大败笔之一。

正因为革命话语权长期被任意扭曲,何为“革命”,何为“反革命”,在绝大多数国人心目长期模糊不清。

世界革命史上,一直存在两种革命:第一种革命,是以英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为代表的,如阿伦特所言的“带着有意识的深思熟虑的行动去创建一个新的保障自由的共和国”的革命。而另一种革命,就是列宁所言的,以苏联、中国为代表的“国家政权从一个阶级手里转移另一个阶级”为首要目标的“无产阶级革命”。

那么,这两种革命哪一种才是真正的革命?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革命?

革命,有广义和狭义革命之分。广义的革命范畴很广,如:新石器革命、农业革命、航海革命、工业革命、科学革命、信息革命……等,而狭义的革命,特指社会革命和政治革命。

广义的革命普遍定义是:“推动事物发生根本变革,引起事物从旧质到新质的飞跃。”——这个定义,在学界没看到太多歧义。

无论是广义的革命还是狭义的——政治学意义上的革命,“推动事物发生根本变革,引起事物从旧质到新质的飞跃,”都应是题中应有之义。

也即是说:辨别一场社会运动、历史性事件是否革命性的,并不在于肇始之初纲领和口号喊得有多漂亮——什么“均贫富等贵贱”,什么“天下一家,同享太平”、“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什么“建立××当家作主政权,最终实现GC主义”……而在于新政权建立后,是否发生了“从旧质到新质的飞跃”?——落后的、腐朽的,禁锢人的自由、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制度,被新的、能充分保障公平正义、人民自由和权利,使社会生产力得到彻底解放的制度所代替,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认定依据。如果“革命”之后只是城头上换了一支旗杆,金鸾殿上换了个皇上,那不叫革命,是造反;如果革命之前国民可以自由迁徙、自由择业谋生;人民对政府不满可以上街S威Y行表达诉求;报纸、知识分子可以自由批评政府……革命之后这一切都被剥夺了,这不叫革命,而是历史的反动!

所以,“秦始皇以来中国暴发了无数次革命”是个伪命题。两千多年间,唯一真正算得上革命的,是辛亥革命。

并非B力的才叫革命。非B力的社会或政治运动,只要社会、政治制度“从旧质到新质的飞跃”,也是革命。


.

ДарьянкаWoopy

Удаленная работа в городе Набережные Челны

帖子ДарьянкаWoopy » 周二 5月 23, 2017 11:24 am

ПOЛНЫЙ КOМПЛEКТ ПO ЗAРAБOТКУ НA РAССЫЛКE EMAIL — ЧEСТНЫЙ OТЗЫВ

Прoстoй нaдeжный зaрaбoтoк в интeрнeтe
Кaчeствeнный и в тo жe врeмя прoстoй курс пo email мaркeтингу, в кoтoрoм всe oбъясняeтся пo шaгaми,
глaвнoй фишкoй являeтся нaличиe прoгрaммы, кoтoрaя в рeaльнoм врeмeни прoвeряeт oткрыт ли ящик чeлoвeкa или нeт.
Тaким oбрaзoм мoжно сoбрать, тe e-mail aдрeсa людей, кoтoрыe oткрывaют свoй ящик регулярно.
Вы спoкoйнo сдeлaeте рaссылку пo ним и зaрaбaтывaeтe или пoлучaeтe пaртнeрoв, клиeнтoв [url=http://kok7.ru/polnyj-komplekt-po-zarabotku-na-rassylke-email-chestnyj-otzyv.html]Читать далее[/url]


回到 “中国社会”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