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与“党”

头像
结构
帖子: 107
注册时间: 周六 9月 17, 2016 5:49 pm
联系:

“主义”与“党”

帖子结构 » 周日 3月 12, 2017 6:30 pm

就整个人类或任何一个社会中人们所向往的目的而言,想必都是一样的,一个最抽象的高度概括恐怕就叫“美好幸福”。但究竟以怎样的方式和手段达到该目的的问题,人们却往往是各有主张或主义。如果依不同的主张和主义抱团且企图(或已经)获得国家政权的掌控而实践之,那就叫“党”。如果一个党没有作为其实现理想的手段,方式的宣告,而仅有终极目的而直接叫“求福党”或“追梦党”,当然就不可思议,这无异于废话或废物。

人类社会进步之艰辛,不在于不知道目的,而是在于手段与既定目的之间的关联是否有效以及效率如何。在这里,预期判断,前瞻性 ,就是关键。要知道,在某些“主义”的理论支配下,失败的实践所导致的是那里的人们惨烈的生存状态,所导致的是国家和社会的落后甚至野蛮。有些事,实在是不需要见了棺材才落泪的。因此,在形形色色的主张,主义之间,理应有合理与不合理或更合理之分。一般来讲,(作为手段,工具性的)主义,主张,也就是每一个党的本质特征所在。党是实体,主义是其相貌或者说“功能”。功能决定实体之价值,且功能之褒贬评判自有其标准,它是可以脱离实体而展开的。这和生活中我们总是以人的行为表现来评价人的道理一样,这种评判,与行为者是谁没有关系。正确与错误,善与恶,永远取决于人(个体或团体)的行为,而不取决于他是谁。

然而, 如果反过来把一个“主义”的本质特征归结为某个党本身,那事情就颠倒了,就成了行为的性质(好歹善恶)以行为者自身的存在为标准。要知道,事物的本质特征,是我们识别事物的根本依据。一旦说某主义的本质特征是某个党,那么就意味着,首要问题就是要先能识别某党。请注意,这时的识别依据,逻辑上就不能再是其主张和主义。也就是说,如果说某某主义的本质特征就是某某党,那么在某某党得不到某种其它意义上的标志确认之前,我们没有根据确定其主义。这个逻辑的最终结果就是:凡是该党的宣告和行为,理应就是某某主义,哪怕它在不同时期有相反的宣告和行为。 甚至,再谈任何主义都是画蛇添足,不是么?难道当一个事物的本质特征存在,该事物还会有假吗?世界上有这样的逻辑?

这让我想到古代帝王。帝王就是实体性辨别的,他们个个都有世袭血缘为证,这世袭血缘本身就是其坐江山的充分理由而无需再啰嗦其他。所以凡帝王,其在位之“正当性”不需要建立在任何主义之上。他今天想这么干就这么干,明天想那么干就那么干,这都不成问题。当然,帝王也喊口号,但那基本都是终极目的性的,比如“强大昌盛”,“一定强大昌盛”,“终将强大昌盛”。哪怕早已经危机四伏,或奄奄一息。可见,凡以实体本身为资格的统治者,来自其外部的“好歹,善恶,正确错误”等一切评价,都对它无效。

现在的问题是, 帝王可以通过世袭血缘得到确认,而一个党,又能如何得到确认呢?靠它的注册登记时的名称(如果它有登记的话)和其印制的啥成员证件么?家谱?N代?当然这些确实都是一些可用来辨认一个社团的方式,可问题是,这样的标志,凭什么就可以统治甚至是独统一个国家呢?这是个问题。据说有人曾经说过,某党成员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但究竟是啥特殊材料,好像也没有一个交代 。我想,无论如何,总归还是凡胎而不是一个个神吧?

如果你坚持以主义来识别党。你就是个危险分子,因为在你那里,主义的价值高于党,这就很有可能走向反党的道路,比如,你就有可能会指责某党背离了某主义而要取代之。你说它背离了,它说没有,不说你死我活的争斗,至少是极不稳定。当然,对付这种危险分子也是有办法的,比如, 把自己的“主义”说得悬乎其玄,使之变得不可检验。就像泥鳅,你永远逮不着。或者就像历代帝王除了说昌盛,还是说昌盛,比过去昌盛,将来更昌盛。或者说“和谐”,说“X梦”等正确得无法再正确的废话。要知道,连看不见摸不着的阴阳五行,都能被描绘得活龙活现,中国人也都乖乖听从,还有比这更难办到的吗?

曾今有个党在其起家时高呼其主义是“共产”,是“杀土豪分田地”,方法和手段多么的鲜明,结果该农民国的几乎所有的农民都参与来了。而如果当时它说的其主义的本质,就是其对国家的统治,估计人们根本就不会鸟它。 可见,一个作为实践方法论,手段等的主义,对于政党,是多么的重要。 同样的道理,在民主国家竞选,如果一个政党说其“主义”的本质就是其对国家政权的掌控,人们一定会哑然,因为这就像一个人说自己的才能就是当冠军。

哪个党,哪个人,不想领导国家?问题是你凭什么?如果你以及你们的血,并非天然“高贵”。




回到 “结构”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