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化决定论的几点思考

高隐
帖子: 24
注册时间: 周四 9月 29, 2016 10:11 am

对文化决定论的几点思考

帖子高隐 » 周六 10月 15, 2016 3:05 pm

当下的中国,无论素质决定论、文化传统决定论、国情论,还是以中产阶级成长为标志的社会经济结构决定论,等等等等,所有这些民主不适应中国社会的陈词滥调,都不堪一击,毫无新意:
  1、文化决定论总是口口声声说中国老百姓长期受儒家思想禁锢,封建意识浓厚,奴性根深蒂固,因此中国普遍缺乏民主自由的文化土壤。然而就算如此,就算从文化决定论内部逻辑结构而言,这个前提本身首先就大大地弄错了。因为中国文化传统的历史命脉,实际上从来只掌握在少数士大夫阶层手中;广大农民基本上都是不读书或甚少读书的文盲和半文盲,并不真正懂什么孔孟程朱之流的高深理论。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那样的传统实际上只不过是外在于自己的精神统治,并非自觉内生于他们本身的思想灵魂。所以中国老百姓其实就是张单纯的白纸,他们从来不是作为文化符号,而仅仅作为他们自己,作为人的本身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大地上。
  2、中国老百姓很多时候的确奴性深重。然而这个奴性绝非他们的天性,绝非仅仅因为他们“对人权的无知、忽视或蔑视”(阿凡达网友语)的文化气质,而更多则是专制暴力压迫得太深罢了。一旦被逼得走投无路,他们照样会揭竿而起,为生存权而拼命。看看中国历史上有多少次农民起义,多少次毁庙砸牌的反孔史实,就再明白不过了。
  3、文化从来不是铁板一块,也不是固定不变的,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自己不是自己的原因,更不是人的原因,而恰恰是人的社会历史活动的结果。是人造就了文化,而不是反过来。否则就无法解释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文化的裂变。
  4、在表面看似整体化的背后,实际上无处不涌动着多元的、分散的文化暗流。这是因为人就是多元的、开放的、流动的,是随着时代历史和外界环境的交融互动而变化的。所以这里面不存在文化内部结构上相互整齐划一的必然的逻辑关系。专制社会下仍然有《梁祝》,有《孔雀东南飞》等名作,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平等思想,有李贽、黄宗羲等人的民主思想的萌芽。而民主社会中也同样会有希特勒上台后的独裁出现。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中,也不乏大量事实证明了,早在原始氏族时期人们就已经建构了现代宪政民主的模型。请问那时候的社会又是什么样的文化?
  再说西方,中世纪封建神学统治禁锢人的思想数百年。自由主义传统在此期间几乎被涤荡扫尽,并不见得要比我们中国人强多少。为什么那里照样还能从非自由的土壤中生长出自由,并最终推翻封建统治?文化传统是先于并决定人性的吗?是一成不变的吗?难道不正是在与人性以及自身内部各种力量交替搏击的阵痛中嬗变的吗?套用罗蒂的一句名言“民主先于哲学,同样,人性先于文化。因此文化决定论的本末倒置,使得其命题本身并不能成立。
  5、至于香港和台湾,跟大陆本在同一个专制政体之下,那里的文化传统也跟大陆出自同一个根系。尤其台湾,与现代民主价值理念格格不入的儒家文化传统,对社会公众的影响远比大陆强盛。如果按照某些人的理论,自然也是不适应民主政体的。但为什么那里却照样能成功建构起现代民主政治?
  韩战刚结束不久,满目苍夷,南棒子素质就比北边的高吗?文化传统也截然不同吗?
  欧洲战火才刚过后,同样一片废墟,难道西边的德国佬就比东边的素质高吗?文化传统也完全不一样了吗?
  何以一个可以民主?而且还好好的?一个就需要素质?需要文化传统?需要经济基础了?
  以上这些都说明什么?这说明自由乃是任何人皆会有之的本性,也是人类自古就已有之的普遍传统,因而也必然同样基于一个民族的本性,不会因为男女老幼地域肤色而有本质的不同。所区别的仅仅是被专制政体所压制和遮蔽罢了。一旦受到某种外力的触发,这股暗流自然便会喷涌而出。文化与制度的选择并不存在决定与被决定的必然关系。
  6、而真正的传统文化之血肉灵魂的承载者----士大夫阶层,随着人类社会的自然演进,帝制的推翻,时代的变迁,世界潮流的同化,如今早已成为历史。他们所留下的那些文化传统,辫子、旗袍、小脚、太监、风水、占卜、阴阳八卦、包办婚姻、三纲五常,乃至珠算、中医等等,也或者早已荡然无存,或者至少退居边缘。全然构不成对生活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影响。
  7、至于新兴的马列教,一则因为它们在中国也是靠专制得以横行,广大最底层的老百姓同样绝大多数文盲半文盲,并不懂马列毛哲为何物;二则时间尚短,历史积淀有限,加上政治上的执行力量使其自毁声名,因此阻碍民主进程的文化基础目前仍很脆弱。
  8、当今世界,随着全球化浪潮越来越向纵深发展,互联网的伟大发明,电子信息技术的日臻完美,以往那种靠闭关锁国愚弄百姓的时代,永远一去不复返了。WTO的加入,资本与人力、商品的国际流动、《世界人权公约》的签署,市场经济的逐渐发育成熟,所有这些,无不充分表明了当今中国与国际社会越来越深广的互动交融,这样的大势再也不可逆转了。因此在如今这样的国际形势下再提什么素质和文化的条件限制,非但已经没有时代的意义,而且也正好严重地冲击着自己文化决定论的命题条件。
  可见,当下中国正处于文化传统缺位和转型时期,即便从文化决定论本身看,非但不构成民主宪政建构的条件障碍,反而恰恰是其最好时机!
  而且,种种此类的决定论在逻辑上也是极其荒谬的。按照这样的推理,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同样得出如下种种延伸命题:
  在一个权利意识严重匮乏,难有自由精神生根土壤的民族文化传统之中,提倡什么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比如私有产权,肯定搞不好,反而只会导致社会动乱。所以自由的价值并不适合当下的中国社会;
  在一个几千年从来都是国家社稷以及社会集体为本位,而毫无个体利益和位置的文化传统之下,去提倡并建构有效保障个体价值和尊严的现代文明理念和制度,也肯定搞不好,反而只会导致社会动乱。所以,自我的尊严和价值并不适合当今中国人提倡;
  “在一个民主法制还没有深入人心、人民理性还很欠缺”,几千年来习惯于人治和德治的国家,企图去建构什么现代法治社会,提倡什么程序正义,也同只能导致社会动乱。所以,法治建设同样不适合中国国情;
  在一个几千年来都是小农经济为主体,并且有着悠久的重农轻商和中庸传统的民族文化国家,强行推动现代社会市场经济体系的建构,同样只能导致社会动乱。
  难道不是吗?难道不可以同样这么推理吗?
  所有这些敬请文化决定论者解答。

2014年9月

  此文因亚洲论坛“天涯新月集04期”有关文化与制度讨论话题而发。

回到 “高隐”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访客